💫切布拉什卡的死囚电镀💫
何哲

《请在死前举起枪》

请在死前举起枪
杀死朦胧中的故乡
天上的鸟和风
地下的虫与水
杀死别离的伤
此刻 湖变成云朵
慢慢抚平郁金的香
请在死前举起枪
扣动扳机 无需彷徨
雨中的泪是你
雨中的你也是光
还请在死前举起枪
抛开一切 意义与希望
阖上双眼 停滞呼吸
然后 归于沉寂安详
待着梦想中的梦想
卧在轰鸣的前方
温暖的铁轨上
就像
回家了。

《你得听我说》

朋友 你得听我说
看看外面的黑色的天
挡住了你飞翔的路
你抓住的铁栏杆
倒掉那杯温热的水吧
也丢掉你逃不出的夜晚
顷刻之间 门打开了
听听他青涩的烟
扔出去吧 把他扔出去
还有递到你手心里的蜜饯
我挡住的飞翔的路
变成烟头掉向你
朋友 你得听我说
我想让你躲开那些火光
他们闪耀又明亮
躲开他们吧
他们想要将你烫伤
总有一天 你要被高高吊起
吊在陈腐的横梁上
直到那时 我再回来
我们
一起
挣脱了
栏杆
终于
可以
飞。

《时至今日我仍相信苦难终将过去》

烧尽的伙伴眺望着

一只桌角崩塌了

黑夜的莺燕朝着黑夜去了

黑夜的我携离黑夜的窝

腐坏狸子的皮毛瞥见你

将苦难的泪收入眼底

它说朋友 根本没人在乎

期盼伤痛的过去要比这早得多。

《悲伤的季节》

所有人都消失在这个悲伤的季节
他们离开过去 现在 和未来
掘开了一座座悲伤的坟墓
掘来你的懊恼 你的悔恨
你夜晚的悲伤延伸到每一个白天
悲伤的人群聚拢过来
面颊上欲哭的沟壑深了又深
等到悲伤的季节过去了之后
他们便不再回来
但我 还有我
当我蹚过油一样的河流
悲伤便仿佛再次拥有了它。

《人类不会流泪》

水从高高的天上
降了下去
难过如一颗
脱离轨道的行星
你的头深深低垂着
听见了
烟被吸尽
酒被喝干
火熄灭了
皲裂的大地上
长出了
悲伤的头发。

《别想了》

我将嫉妒的脸孔燃烧殆尽
与丑陋悉数埋进火灰
一半爱过的人生出的草地
我愿撒下悔恨的眼泪滋润
它们疯狂了
它们生长着
它们走不出茫茫荒原的欲望
是永远扎不到底的根
一只多情的心的破碎
在落地前褪色变黑
我便疑心那是虫子
死在夏天冰冷的梦里。

《给不了我想要的都是骗子》

活着的人都是骗子
你听,他们说
别太寂寞,向我倾诉吧
可我不想
他们说
你只是对艺术有了需求
可我没有
他们说
你口中的每句话
都不过是装模作样
无病呻吟罢了
可我的痛苦
鲜活得就像
液晶电视上的色彩一样
持久,生动,一刻不停
她说
原谅你自己吧
我也原谅了你
可是她没有。

《三百二十五》

谁偷走了我的枕木
那么多的枕木
坚实可靠的枕木
足足三百米长的枕木
我可以用它砌一所房子
我可以用它造一个家
我可以用它筑起温暖的梦
我还能用它开一朵红色的花
到底是谁偷走了我的枕木
我也想二十五岁就成为诗人。

《一个憔悴的倒影》

这个世界有人让我害怕
人手拿着剪刀
挑断了鹦鹉唱歌的喉咙
人手拿着剪刀
切开了弦上满腔的悲痛
人无处不在,人是个诅咒
当你死去
人跟着你钻进坟墓
当你颤抖
你便又从天堂掉了下来。

1 2 3 4 5 下一页

© 何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