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曷三目
何哲

My friend Wincrab(1)

???月???日

???

来自:???

-

哈哈 太好了 他终于死了 我可以把他装进管子里去了


???月???日

???

来自:???

-

你女儿是疯子,温克拉伯

-

头节快乐,温克拉伯

-

只要让她交出她其中的一个…我们就都…

-

头节快乐。

-

快走吧,温克拉伯


???月???日

???

来自:???

-

哈哈哈!瞧瞧你那样子!…噢,我很讨厌你

-

哈 哈!一个狂笑不止的星球。


???月???日

???

来自:???

-

我们该回去解决点问题,啊…。

-

温克拉伯,温克拉伯

-

救救我,温克拉伯


8月31日

对话

来自:马普·格雷特

至:???

-

要和我一起玩吗,温克拉伯?

-回复

哦 那可真是荣幸至极

-回复

你叫什么名字,温克拉伯?

-回复

称呼我你所想的吧 我没有名字

-回复

好的,温克拉伯。我好喜欢你,温克拉伯。你跟他们不一样。那么我们要去哪里呢?

-回复

温克拉伯?那时你称呼我吗?去你想要去的地方吧,小姐。 今晚我是属于你的

-回复

啊,我还从未到过能看到在白色时间出现的金色耀眼的星球和在黑色时间出现的恬静美味的星球的地方呢,温克拉伯,我们就去那个人类主导的奇怪星球吧!

-回复

哦,乐意至极。不过抓紧时间, 一切要在我妈妈回来之前。 因为她总喜欢拆了我的骨头,把我倒插进花瓶里,她总以为我是一株不乖的玫瑰花。但我只是郁金香。

-回复

哈哈,温克拉伯,你的妈妈真有意思!那我们现在能走了吗,温克拉伯?我想去看人类…

-回复

人类?哦 他们自私又肮脏。你能想象吗 他们居然会吃像他们一样的哺乳类,而且他们繁衍的方式也令我无法理解。不过既然是你的愿望,那就去吧!不过只能站在一边看着,这个季节的郁金香能卖个好价钱,我可不想再被拆了骨头,插进花瓶里了。

-回复

啊,我的天哪,我还不知道人类这样可怕!这可吓坏我了,温克拉伯,我不懂…我不要你被拆了骨头…埃底保佑…我们…我们还是去你的星球吧,温克拉伯!

-回复

我的星球?我那疯婆老妈?你会被她当作上好的玫瑰的,被她拆了骨头,倒插进花瓶里...说真的,那让我常年头痛,不过你又是什么呢?也是一朵郁金香?还是隔壁莉莉那样的百合?

-回复

我?…哦,你竟不知道我是什么,温克拉伯?我只是个石膏像啊!像我这般的身体就是被我的父亲创造出来的!和那头不一样的,父亲允许我的爱情!啊,这可真是太慈悲啦,我的埃底神,想想看我的朋友们,温克拉伯,他们还真是可怜…唉呀,就算你这么说了,我也好想去你住的星球,温克拉伯。那里都有什么呀,温克拉伯?至少…我再也不想看到人类了,温克拉伯。


9月6日

???

来自:???

-

赞颂冰雪女皇,感谢冰雪女皇


9月20日

记录

来自:E-1:地球(由格雷特·马普记录)

-

锵锵——好戏开场!有请本世纪最为迷人最为落魄的奇异的先生金·斯坦登场!

(奇怪的男人穿着西装三件套缓缓扭动上台。奇怪的男人头上什么也没有。没有头发,没有耳朵,没有鼻子没有嘴。——但是他有一只眼睛,长在脸的右边。如果你管那叫脸的话)

(台下掌声如雷)

好的,斯坦先生。非常荣幸本节目能邀请您来参加。知道您的住所距离我们节目现场非常遥远,今天的路上一切都顺利吗?

(奇怪的男人晃动了一下,接着转动眼睛,最后眼中有了笑意)

(台下传来稀稀拉拉的笑声。主持人忍俊不禁)

那么,E-2(:残虫星)的士兵们待您如何?据我所知,那里的人不太友好。

(奇怪的男人重复了刚才的动作)

好吧,也许我们可以试着改变对于他们的印象。顺便问您一件私事:到底是谁分辨出来您是男人的呢?

(台下发出爆笑,夹杂着起哄的,拍打座椅的声音)

(奇怪的男人拿出一个没有头的,穿着棕色洋装的小女孩。那东西和他一样惨白)

(小女孩用软绵绵的长手臂向他们打招呼)

(一片寂静)

(主持人尴尬地笑了两声)

…哈,哈。恕我冒昧,请问,这种看起来像是生活在我们E-1(:地球)的海底的生命,您如果把它拿出来,使它离开海水,它不会死掉吗?

(台下哄笑。不过比起刚刚的声音要小的多)

(奇怪的男人摇头)

好的,好吧。刚刚只是个玩笑。她同您一起从E-6(:美梦渊)过来?

(奇怪的男人点头)

E-5(:大师之家)应该是到这里来的必经之路吧!您有没有遇到整个E号宇宙最讨人厌的“硬邦邦旅行者”马普小姐和她那“遥远友人”,D-2(:疯子花圃)的订正员郁金香4?

(台下发出稀稀拉拉的干呕的声音)

(奇怪的男人好像在思考,最后缓慢地点了头)

噢,天哪!那么您来到我们的演播室前有没有冲个澡?

(台下爆笑)

我们偏离主题了。不过希望您不要介意,我们今天把您从非常远的地方邀请过来仅仅是为了和您聊一些没什么用处的琐事。

(奇怪的男人非常平静。他也许不在意)

(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已经把没有头的小女孩放了回去。顺带一提,他到底把她放在哪了呢?)

那您对马普小姐感觉如何?听说她最近还在试着改变自己的样貌。“大师”可真是宠爱他这个女儿。

(台下有窃窃私语的声音。时不时还有笑声)

哦,噢!不!对不起,我指的是,“雕塑大师”,而不是我们节目的常客N·F先生家乡的“大师”小姐!

(台下发出嘘声)

好吧,我们再来聊聊这个…啊…就是了。您在这里有没有觉得自己异于常人?

(台下观众全神贯注地看着)

(奇怪的男人不知所措)

您长成这幅模样,要知道,在E-1可是非常奇怪的样貌!难道在来到中心塔楼的路上就没有人对您指指点点吗?

(台下的观众盯着奇怪的男人,几乎要把眼球瞪出来)

(奇怪的男人显得非常不安)

我是说,滚回老家去吧,怪物!E-1没有地方给你们展示E-6的那些丑陋东西。赶紧滚回去吧!顺便告诉E-6的所有怪胎:不要再到E-1来!…

(奇怪的男人局促不安地扭动着站起来,慌忙下台)

(台下的观众高声呼叫)

好的!各位亲爱的观众,本期节目已经结束了,最后感谢你们的收看!让我们期待下一次的惊喜!

(台下再次掌声如雷,观众欢呼)

-回复

嘿友人!我就说那些地球人粗鄙野蛮!看看他们怎么说我们?!看看他们怎么说先生?!千万别放在心上!他们、他们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有多不堪,只管把那些肮脏的词往外吐!哎呀哎呀!真可悲!

-回复

也许我们可以不在意…但我想我或许得去安慰一下那可怜的人!哦,噢!我的神呐…。又及,他把他的鸟放在我这里忘记拿回去了。我想如果我们不把它送回去,整个星球上都要布满“新文字”了!


10月2日

信件

来自:湖图书馆管理员沃特

至:郁金香4

-

…在这个时间应该是我们载歌载舞的时候,可是我的身体越来越差,连手脚都要冻透了。明明我是这么爱这一切与我的女皇啊!——这是不公平的,也许已经到了讨人厌的预言家说的时候,一切都要失控了(我不会相信)。还不到一年中最冷的时候,我却感觉无比的难受。说不定熬不过这个严冬我就要死去了。我只求白色远山的保佑。——白色很快就不会再属于我了,取而代之的是冰的蓝色和无穷的黑色。那将是多么可怕,我不会知道了,我也不想知道了。你说,在这之后,全新B-1将会有怎样一颗新的星球呢,温克拉伯?

-回复

收到你的消息时我如此欢欣——可打开一看,你竟不是我的友人马普小姐!不过也算了,她总是旅行着,我干着订正员这个差事,干我们这行的,总是会有很多....嗯,你懂得,很多新奇的事物,正如我那硬邦邦的小姐一样!哎呀,一不小心就话多了,来自B-1的有趣生物,别多心,我不是贬义....嗯....从言谈上看你是个有趣的家伙,而且来自别的大宇宙,我无法确定你是什么生物....嗯,你懂得。能给我讲讲你的事情吗?你们那里看上去...很冷?我们这里四季如春,(其实我也不知道四季是个什么概念啦),不介意的话来一杯花茶吧,隔壁的莉莉已经枯萎了,我把她做成了好茶,不过要怎么给你带过去呢....嗯...带我遇见马普那日再拜托她给你送过去吧!她总是旅行着。

-回复

啊呀,订正员,我们这里秩序倒是好得很,不会劳烦您费神。不过就是整个星球就快要死亡了,这也是情理之中的事,那失控早就开始了,而事情也总得有个头儿。想必你也能知道吧?我在给你说这这些的此时我的手臂和脚脖子也已经开始像冰那样透着蓝光,我要和“守卫五人”一样啦(没想到我竟会是第一个,亏我还做了那么多)。哎呀,我现在只请求你能在我冻起来之后帮我把眼睛带给诺凡(N·F)先生(一只也行,两只也行),他总是知道一切,他会来主持B-1一颗全新星球的选举的。至于花茶,我想我就不必了。像这样,再温暖的东西都已经没办法缓解我的痛苦,我也就不必浪费那样珍贵的东西(当然,我们这里怎么可能种出植物?更不必说生命了)。…我还是不要说多了,我的心已经开始凉了。不过不管需要花费你多长的时间,我都希望你能帮我(虽然这要求有些无理,但我已经别无选择了)。…我的头也叮咚作响起来了…。

-回复

....哎呀,抱歉,我的新朋友(请允许我这么称呼你),我不知道你们那里的境遇竟那么糟糕.....不过不要因为这星球,和你的死亡而感到悲伤绝望,我朋友(就是那么马普小姐,她同你那位诺凡先生一样懂很多)说这26个大宇宙的生命是相连的,在D死掉的人,又会在其他25个大宇宙中的一个开启新生。所以死亡只是大家意识里的东西,真正的死亡在这里(我指这包围着永恒中枢的26个大宇宙的空间,马普曾讲过在这之外另有其他乾坤,不过谁知道呢)是不存在的。当这个狗屁订正员也是烦透了,还不如早点死呢!不过干这行的似乎寿命很长,我已经不知见证多少身边人枯萎了,我的花茶架子,都要被填满了!哎呀呀,又扯到我自己了,抱歉,我就这臭毛病。我答应你,我的新朋友,你的眼球,我一定会叫那位马普小姐给诺凡先生带过去的,他们都懂很多,一定会聊起来的!不过--为什么是眼球?这在你们那里是传统吗?


截止至10月3日

评论
热度(5)
上一篇

© 何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