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曷三目
何哲

他梦到一个年轻男人从熊熊大火中蹒跚着走出来,大唱对阴影亚夏的赞美歌。

他说国王带着黄金降生,公主穿着裙服舞蹈,富翁吃着橄榄度日,而公爵和骑士则在马背上战死,唯有巫士能从火焰中重生。

他醒后惊讶于他完好的身体与他姣好的容貌。都说坦格利安家族的人是瓦雷利亚的后代,体内流淌着真龙的血液,既不怕热,也烧不死。但那男人有着一头漂亮的黑发,就像长夜一样,碧绿的眼睛则倒映着北境的上空丝绸一样的夜光。

他怎能记得那样清楚?他的脑子向来不好使。那也许是一首诗,像学城的学士们在翻动散发古老气息的灰黄书页的时候会指读念叨的话语。但他怎能记得那样清楚?

他想要大叫,问那男人他到底是何人,又为何跟他有这样熟悉的感觉?也许他们曾经见过,但他不过是个刚刚立了誓的年轻骑士,连维斯特洛南面的海都没见过,怎可能去过亚夏?

他无比困惑,但那人只是对他笑道:西追。

西追,西追,西追。

那也许是个词,用他从没听过的语言;那也许是个名字,是他从未见过的人;那也许是个咒语,带来大地上最骇人的诅咒。

但那更像是一只手,将他从大汗淋漓的梦境中拉回现实。

评论
热度(1)
上一篇 下一篇

© 何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