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曷三目
何哲

我沉睡在积灰的火堆
我燃烧起安眠的床被
利刃割开枯黄的手腕
黑血涌向纠结的地毯
你可以参加我的葬礼
你可以亲吻我的尸体
但在我肉体腐败之前
还趁我精神仍未挥散
这是我们最后的会面
即使我在棺椁中安眠
我若还转世在这囹圄
那我就拉着啤酒跳舞。

评论
热度(2)
上一篇 下一篇

© 何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