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曷三目
何哲

那边的远山

我一贫如洗
干瘪的衣袋
空空如也,
我喝光了
所有的啤酒。
我把一切有
色彩的东西——
白云,蓝天
姜黄色的猫
黑漆漆的狗
还有一片
生的翠绿的
青青草地——
撕碎,
然后抛向
那边的远山。

评论
上一篇 下一篇

© 何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