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曷三目
何哲

他再次醒来的时候恍若隔世,房间里仍和他上次在交加的涕泪中睡着时一样一地狼藉。木屑,信纸,钢笔和打碎的台灯在地上滚作一团,仿佛它们刚刚经历了一场畅快淋漓的欢爱。鼻涕泪水在他脸上留下的一道道痕迹像枷锁似的禁锢住他的脸什么表情都做不出来。
他从一摊破布中慢慢爬起来,颤抖得如同筛糠。一副老旧的身体在长达70年的罢工后重新被使用的感觉让人难受发疯。这简直是把我的灵魂塞进了一只提线木偶里,他心想。
他感到口渴,并渴望一杯水,或者啤酒,或者其他什么廉价的玩意,现在就要。但他随即又本能地抓过手边的纸笔。纸张放了太久,已经发黄发脆,钢笔的黑色笔墨也早已干涸在了墨囊中。但是没关系,一切都会好的,他按原计划那样快速而畅通无阻地写着,一切都不是问题。
维拉。他这样开头。我亲爱的。能量出现了混淆…同化…隔阂消失了…随便怎么说都好。总之出岔子了。这是个大问题。不管你在哪里希望你赶紧回来见我。老地方——但它已经破败得不行了。真不敢相信这么久以来都没人打理。…我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不过,从我身上抖落下来的灰够填一个枕头的了,而我就一直这么待在这里,没被人发现也真是个奇迹。但不论如何…像我上面说的那样…我现在就想见你。有太多事情要说。爱你的B。
他把光洁如新的信纸折了三折叠好。这时他需要一个信封,角落里正好有一个他便拿了出来。好运气,他心想,多亏我没有把它丢掉,一个火漆印鉴可以用很多次。当他把这宝贝的信放进去,再封上信封时印鉴又自己粘好了,模糊不清的纹章变成了一只清晰可辨的复杂。维拉萨诺。他又写,但很快却又停下了。
他不知道他在哪里,他的爱,他的火,他的生命之光,他终于想起来在他睡着之前那位天使就已经失踪了。他根本不知道这信能寄到哪里去。
布莱里奥·赫彼尼诗,他睡了太久。当他重新醒来的时候,有什么重要的东西不见了。

评论
上一篇 下一篇

© 何哲 | Powered by LOFTER